一個Gay男的狐狸精心情記事













星期二, 二月 16, 2010
我的朋友從高薪上班族成為男男按摩師
「我要告訴你一件我最近發生的事,連我自己也很驚訝。」小傑說。

「喔,什麼?」小傑本來就愛開玩笑,我也就順水推舟問問。

「我現在是男男指壓按摩師,已經上班一個月了。」

小傑看著我的眼睛說:「是真的,我沒開玩笑。」
一時衝動,辭掉高薪工作

小傑原是學有專精的上班族,收入不錯,每年都會到日本旅遊。他跟上司處不好,常起衝突。前年一次工作上的大爭執,他一時衝動,當下就辭職不幹。

「那時實在氣不過嘛!」面對我們勸他應該至少要騎驢找馬、找到新工作再辭職,當時的小傑倒是一派瀟灑:「反正不愁找不到工作。」他對自己的專業很有信心。

不幸的是,他一辭,不久就發生雷曼兄弟事件引爆的全球金融危機。他原想休息一陣子之後重新出發,才發現根本找不到工作。

小傑本來就不是很會存錢的人,眼看坐吃山空,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動念跟朋友合資做生意。不過,坐慣辦公室的他,實在不是做生意的料,不到一年,投下去的資本全部賠光。

那時,我們幾個朋友連找他出來吃飯聊聊都不太好意思。因為小傑自尊心強,不肯讓人請客,而他的經濟情形已經拮据到吃個一、兩百元的簡餐都嫌奢侈。到餐廳聚會時,他都說不餓,只點一杯冰紅茶。後來,連絡次數也就漸漸少了。

半年多不見,小傑突然找我出來,告知這項令我震驚的消息。見面地點在麥當勞,他依然只點紅茶;我多點了一些薯條之類的,推說吃不下,要他幫忙吃。

平常有健身,此時派上用場

小傑是心高氣傲的人,如今成為必須低聲下氣服侍客人的服務業,想必他是真的走投無路了。

「沒辦法,在104網站投履歷等了三個月,只有這一家要我去面試。」小傑說得雲淡風清,眼睛卻藏不住無奈。

那家按摩中心做的是男同志的生意,小傑雖然年紀比較大,但平時有在固定健身,體型頗壯碩,因而錄取。其他按摩師都是二十來歲的小伙子,他算最老的。

面試那天,最令小傑感到難受的,是那位按摩中心老闆的態度。據說,老闆非常年輕,比小傑還小上將近十歲,而態度卻相當輕蔑,讓曾在高級辦公室坐擁高薪的小傑面對這樣的後生小輩如此瞧不起他,簡直氣到漲紅了臉。

但小傑心裡清楚,他已經完全沒有籌碼可以當下摔門走人,不能再像當時跟上司吵架就遞辭呈走人的瀟灑。他急需工作賺錢,而自己的專業領域已經沒有機會,他也等不到景氣回溫;眼前,這個傲慢的小鬼,是他唯一可能得到工作的機會。

於是,小傑接受兩週的職訓,學習指壓技巧與服侍客人的方法。真正上工後,因為他是新人,而客人往往喜歡找比較熟悉的師傅,因而坐了兩個星期的冷板凳。慢慢才開始有一些客人嘗鮮找他。

最難堪的事……幫客人打手槍

「幫客人按一兩個小時,我簡直腰痠背痛個半死,」小傑說,「但這還不是最糟的。」

「那麼,是……?」雖然心裡有底,我還是問了。

「你應該猜得到啦,就是結束前要幫客人……打手槍。」小傑無奈地笑笑。

我了解小傑的痛苦。條件不錯的他,以前在同志圈交友挑三揀四,而且都是對方幫他吹喇叭;如今,他不僅必須低聲下氣為客人按摩,無論對方是不是他喜歡的型,他都得幫對方打手槍直到射精,因為,這是他的工作。

「還好,只是打手槍,不必陪客人打砲,否則我就真的變成『鴨』了。」小傑自我解嘲。

自願離職,拿不到失業補助


我建議小傑,何不去申請失業救濟金,好專心找一份穩定的工作?

小傑說他當然想過,但他當時是自己辭職,而不是被公司裁員,所以根本拿不到相關證明書去申請失業補助。因為,他是「自願放棄工作機會」,而不是「被迫放棄工作機會」,政府並不補助這樣的人。

還好,小傑並未沉淪。他說,這份工作的好處是時間很自由,如果他有其他公司的面試機會,不用編理由請假就可以去。

知道小傑仍在找工作,我覺得欣慰。至少,他還在努力,並未放棄希望。

「我終於把這件事說出來了,心裡舒坦多了。」小傑故意伸伸懶腰說。我可以理解,這段日子他心裡的掙扎。

跟小傑告別後,看著他的背影在冷風吹拂的台北夜色中明滅,心裡百感交集。(天平男)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