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Gay男的狐狸精心情記事













星期一, 九月 14, 2009
「雙妻命」?男同志也來包二奶改運

在同志圈好多年了,遇到形形色色的Gay,實在無奇不有。除了上次談過的那位「怕精液的男人」之外,今天要介紹的這位也很經典--在網路上「徵二奶」來解「雙妻命」之咒的男同志伴侶。

那時,我在同志網站看到一則很特別的交友訊息:「我們是一對交往多年的Couple,想認識新朋友,開拓新的交往模式。」

新朋友?新的交往模式?真令人好奇。當時閒著無聊,我就寫了email去試試看。沒想到,過幾天就得到「面試」的機會。

(提醒:這篇文章有寫到同志性愛情節,難以接受的人,建議最好不要繼續閱讀)

在麥當勞進行「二奶面試」

約見面的地點在台北市公館的一家麥當勞,位子特別選在兒童遊戲區旁邊,藉著小孩嘻笑聲掩蓋,這樣某些較限制級的談話內容才不會被旁邊看書的人聽到。

坐在我對面的這兩位男士,一個身材不高,但體格結實,皮膚黝黑,帶點南部青年的氣息,整個人看起來很Man,還有點憨憨的。另外一位,年紀較大,體型瘦高,氣質陰柔,講話輕聲細語,但態度帶點強勢,顯見把他的阿娜答管得死死的。

這兩位,誰是一號、誰是零號,一目瞭然。

他們一看到我,就笑咪咪的,還相互交換眼色。掌控大局的零號哥率先發言,對我說明他們這次上網徵伴侶的原因。

原來,一號弟是從南部上來台北工作的,個性純樸的他,沒多久就被零號哥以蜘蛛精般的敏銳度,捕獲這嫩肉般的唐三藏。零號哥溫柔體貼,把一號弟照顧得無微不至,兩人就這麼一起生活多年。

工作運不佳,須破解雙妻命之厄?

然而,一號弟近來工作不順、衰運連連,由零號哥帶著去算命,盼能逢兇化吉。當然,兩人以兄弟相稱,不說明同志伴侶關係。

算命仙問明生辰八字,排出一號弟的命盤,幾番端詳沉思,令那兩人緊張又心跳。終於,算命仙道出關鍵句:「這位先生天生帶有『雙妻命』,必須與兩位伴侶同居一個屋簷下,三人以夫妻身份生活,始得化解厄運,可保事業平順、闔家安康。」

聽到這裡,我差點笑出來。不過,看到零號哥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一號弟眉頭深鎖、點頭稱是,顯然他們很認真地看待這件事,我只好忍住不笑。

元配娘娘含淚為夫選妃

算命仙的話,擺明是要一號弟「納妾」,娶個小老婆幫忙沖喜改運。零號哥對愛人一往情深,聽聞此言,即使心有不甘,也只能嘆息含淚點頭,還得幫著為員外挑二房。因此,他們上網徵伴侶,由元配娘娘親自選妃,挑個順眼乖巧的、心甘情願做小,免得招來狐狸精入室,鬧得將來還得搶老公的悲劇。

我心裡納悶,算命仙的邏輯與觀點,都是從異性戀的角度出發來解讀,在同志身上適用嗎?

想起當年那位破功的仙姑

我想起多年前,春節回鄉探親時,被一位姑媽壓著去「XX宮」,請一位據說道行高深的師姑幫我算算婚姻運勢。只見那位仙風道骨的師姑煞有其事地屈指算算、喃喃自語一番,然後微笑著對姑媽說:「穩的啦,早則年底,遲則明年初,必有喜訊。」姑媽千謝萬謝,趕緊向老媽報告好消息。老媽聽了之後,笑得臉上幾乎要開出花朵來。

結果,這麼多年過去了,我依然孤家寡人。其實,我有點小失望。因為,那位師姑的預言如果是真的,有可能我會交到一位一生一世的男友,從此不再情海漂泊。可惜呀……。

因此,如今聽零號哥陳述那位算命仙的說法,令我質疑不過是江湖術士混口飯吃的信口瞎掰。

明明就是玩3P,還扯出「三人交往模式」

不過,順水推舟,我心中也有自己的盤算。

零號哥說,見過這麼多網友,有的他們看不上眼,有的還不錯,但無法接受「三人交往模式」,只得作罷。而我,是他們目前為止「面試」過最滿意的,只要我同意,就可以立刻進行「試妻」。

我聽了實在很想笑。心想,他們根本就是要找長期砲友玩3P,還扯出「雙妻命」什麼的,何必如此迂迴。

看看那一號弟,真是體格壯碩,我的下半身早就有點反應。至於零號哥,我對瘦子、薄唇、娘娘腔的男人一向敬謝不敏,就免了。

問清楚所謂「試妻」就真的只是試用,屬於面試過程的一環,並不代表我就接受「三人交往模式」。想想,能在這個週末午後吃到那位一號弟也不錯,於是,我們啟程前往他倆的租屋處。

焚香中的三人床上激戰,猶如「諜對諜」

那幢小公寓位在永和一個狹小的巷道。循著幽暗的樓梯爬上去,門一開,一股焚香的味道飄過來。牆邊供著一尊我叫不出名字的神像。

閒話休扯,反正大家的目的都很清楚。脫了衣服、稍事清洗後,三人就上床激戰。

我把目標鎖定陽剛味十足的一號弟,連番進攻;對於零號哥,我只稍稍敷衍。沒想到,零號哥不曉得是因為看到我這新鮮貨而色心大起,還是因為肩負著「元配替老公挑二奶」的職責所在、必須好好試一試我在床上的能耐,竟然向我猛烈進攻,幾番要跟我「喇舌」,還想把如吸管般的老二堵向我的嘴。(許多零號同志竟然對我這同樣身為零號的姊妹淘有性趣,這是我至今深感不解之處)

我覺得有點惡心,實在不想跟零號哥有親密接觸,於是巧妙地扭轉身體、調整姿勢,始終把唇死死地黏在一號弟的嘴上,那麼,零號哥的舌頭與細老二就無法欺身了。

不過,我雖然覺得一號弟的身體很可口而肉慾,但可沒沖昏了頭。當他挺起堅硬的老二、不戴套想從後面插入我,這真是犯了我「做一零一定要戴套」的原則,於是,我同樣巧妙地扭動身體,表面上看起來好像饑渴地期待他插進來,事實是,當他戳進去一點點時,我就扭一扭把那根擠出去,然後臉上做「小處女第一次被人開苞,沒經驗又怕痛技巧也不好,請客倌原諒」的表情,讓對方我見猶憐。這樣,一來保護自己的安全,二來也讓對方有台階下。一場性愛激情,猶如諜對諜。

最後,我口手並用(當然,嘴用在一號弟那邊,手用在零號哥身上),把他們兩位都弄到高潮。兩人躺在床上微笑著喘大氣,顯然對於方才的三方會戰感到滿意。

我迅速穿好衣服,向他們告別。他們送我到門口,說剛剛的試驗過程很棒,如果我同意的話,以後就開啟「三人交往模式」,我有空就可以過去那邊,也可以住下來。

我不想掃他們的興,說必須考慮一下,以後再用手機連絡。

拋開雙妻謬論,盼他們兩人彼此珍惜對方

隔天,零號哥傳來簡訊,問我考慮得如何。我誠實答覆並不想以這樣的模式與人交往,請見諒。零號哥並不糾纏,從此不再連繫;想必是後面還排了好幾個「面試」,無須單戀一支花。

後來,我再也沒看到他們在網路上徵伴侶的訊息。也許是終於找到「二奶」,解了一號弟「雙妻命」的咒;也許是兩人終於認清,職場生涯是否順利,決定於自己的能力與努力,而不是找另一個人同住一個屋簷下就可改善。

對我而言,這真是一段帶點荒謬、卻又有趣的經驗。那位零號哥這麼照顧那位一號弟,還為他處處設想,希望一號弟好好珍惜這難得的伴侶,別再信什麼「雙妻命」而傷了他的心。(天平男)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天平男的遊園精夢 發表於 12:12 AM | 標籤列表: ,

迴響留言
這也太誇張了吧。明明就是「開放式」關係,還說是雙妻命。
不過這也就我想起,之前有一對朋友想找我玩的時候,
他們講的都還滿明的,就是想約我跟他們三人行,
但那時我跟現任男友開始交往,
所以我就推掉了。(看過他們的性愛影帶,兩個還滿大支的,可惜啊。笑。)
由 德文德 發表於 0:23, Oct 15, 2009
114.42.114.* | 標記為廣告 | 回應此篇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是啊,我也覺得自己要什麼就講清楚,不用扭扭捏捏或找一些似是而非的藉口,
都是成年人了,該懂得為自己的決定負責,
要交往就認真交往、要一夜情就玩個爽(但做好保護是基本的負責任態度),
不要搞得糾糾纏纏、模模糊糊、不甘不願、不清不楚,彼此都痛苦,也顯示自己的不成熟。

你當初勇於推掉「大支二人組」的3P性邀約,我覺得滿好的。
大屌以後再找就有,知心相惜的男友一旦錯過就不再。
由 天平男 發表於 22:46, Oct 15, 2009
218.175.38.* | 標記為廣告 | 回應此篇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10647
沒有引用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