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七號電影小說》、《明騎西行記》作者部落格
星期四, 七月 23, 2009
從海角七號電影小說簡體版談起

到學校演講,或是被介紹認識新朋友時,人們總是說:「這就是海角七號小說的作者喔!」,有趣的是,電影板以外,書板及其他板面上,大概比較多板友知道我是《明騎西行記》作者,而比較少知道《海角七號電影小說》,因為「海角七號」電影紅了以後是非多,也就不願提太多了。

再過三天(7/25),《海角七號電影小說》簡體版就要於對岸發行,前陣子,「海角七號」也在有線頻道上播出了,該是可以談談這本作品的時候。雖然《海角》的版稅是完全捐出(包括簡體及未來的外文版權),做為「賽德克巴萊」拍攝經費,所以銷售如何與我的收入無關,但是自己的作品就像親生孩子一樣,老是提《明騎》冷落了它,心裡總是過意不去。

既然標題是簡體版,那麼自然得先聊聊簡體版,其實我對簡體版的發行可說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眾所周知,「海角七號」是一部相當具有台灣主體性的電影,更牽涉到對岸最敏感的日本題材,電影小說自然也是如此,而小說中又有不少台語文字,實在很好奇《海角》簡體版上市後的反應。

我已經收到第一個對岸讀者的反應...也就是重慶出版社方面的負責人員啦...她說,相當喜歡小說,甚至覺得比電影本身還好(...不敢當XD)。看來,或許我太杞人憂天了?無論如何,若是板上有對岸朋友,或是有板友親朋好友在對岸工作,還請多多支持簡體版,(當然,台灣的繁體版也請更多多支持XD)。


每當談到《海角七號電影小說》,對方總是要問:「電影小說與電影有什麼差別?」

以作者的立場,電影小說可以說是最難寫的小說,如果寫得與電影太過一致,那麼讀者會認為「看電影就好了,還出書幹嘛」,但若寫的與電影落差太大,那麼讀者會認為不忠於原作,甚至因為沒看到名場面或名台詞而失望。其中的分寸相當難拿捏。

我怎麼成為改編作者的故事,參見電影板或我的blog,就不多說,總之,一開始,身為「海角七號」頭號粉絲能為「海角七號」寫小說簡直樂歪了,不過冷靜下來,我就知道麻煩大了,因為我相當明白電影小說的難寫之處,而「海角」更會是難寫中的難寫。

不過我也有其他電影小說作者沒有的優勢,「海角」的主要角色,都有背後的一段故事,這些故事在拍攝時是做為讓演員更了解角色的背景資料使用,並未在電影中完全敘述,當然一方面也是片長及敘事結構上的取捨,總之,我有相當多的創作素材。

另一方面,我在電影板提過,「海角」是部高資訊量的電影,魏導很清楚環境限制下,不可能與歐美的高級牛排在材料上比拼,所以他端出了一大串讓你吃的很滿足的流水席,辦法就是在電影中塞進大量資訊,每一幕切換的很快,且前景背景都有多重訊息可以看。

例如馬拉桑一出場只大叫一聲「馬拉桑」,其實就帶出了非常多的訊息,如果熟悉業務員的生態,當下就能明白馬拉桑大概是什麼樣的人,可能發生過什麼樣的事;阿嘉一開始砸吉他也是如此。但反之,這樣的處理方式,也會讓部分觀眾一頭霧水,因而有太零碎、交代不清的抱怨。

這些空白處就是小說可以發揮文字媒界長處的空間。

而我在創作時,也著重在帶出歷史背景,由於我們這一代離二戰已經太遙遠,對戰後的情況並不清楚,因此許多朋友常對電影中60年前的劇情發生疑問,我自己就常常在電影板上幫人解答,因此,我相信,如果能闡述戰後的時代背景,將能幫助許多讀者更了解為什麼魏導說那七封信是「最美的思念」。

在小說中,這個追尋歷史的重責大任交給了發現父親的信的女兒,她在電影中只在片末有聲音,但她在整個故事中,是個相當關鍵的人物,正因為她發現了信,寄來台灣,才引起了整個故事。在小說中,有一整個故事線以她為主,敘述她對父親的過去展開的一場追尋之旅,也同時帶領著我們追尋戰後的時代。

從創作初期開始,責編與我都一致認為,電影小說應該不是只為了影迷而存在,而是也要為了沒看過電影的人而寫,才能把「海角」的感動傳達給更多人。

因此,在全書的結構上,我做了一個漸合式設計,也就是說,在一開始,小說會與電影相差較大,描寫電影中未提到的前傳故事、日本女兒的故事,以及與電影不同視點,隨著故事進行,小說會漸漸貼近電影,在最後一幕融合為一。

討論過程中,魏德聖導演曾表示,他認為「海角」的故事說到電影的結束之處是最好的,我也深有同感,因此結束於與電影相同之處,只加上一點點前後呼應的餘韻,這就不說破,留待閱讀欣賞。

也就是說,小說並沒有寫出整個故事的後續發展,譬如阿嘉到底會不會出道,他跟友子分隔兩地要怎麼交往等,如果想看這些的讀者,要說聲抱歉讓你們失望了,但是,我真心認為留白的結局更美一點。

我看到有截然不同的觀眾讀者回應,有的認為前半部很精彩,但不喜歡後半部跟電影雷同,有的則認為前半部描寫太多電影以外的情節,閱讀時總要特別去放入電影畫面,恐怕無法獨立於電影之外獨立存在。

有一則批評就比較尷尬了,寫道:「網路上有分析阿嘉與友子愛情進展相當好的文章,小說中卻沒有參考...」這...其實,寫該篇文章的就是我本人啊,怎麼可能沒有參考^^b或許是寫分析文章是條列式,旁觀者清的角度所以比較明白,小說中畢竟是以男女主角的角度,所以比較隱晦的關係吧?

不論如何,這些批評都有所憑據,我想我在個漸合式設計的掌握上還需要更加強,不過,我也看到不少好評,並且,我曾特別請教多位尚未看過「海角七號」的長輩,他們在閱讀上完全沒有障礙,而且覺得相當好看,所以我想,尚未看過「海角七號」電影的朋友,可以試試這本書。

而已經看過「海角七號」電影的朋友,也強烈建議看看這本書,不論你喜不喜歡這部電影,我相信看過電影小說後都會有新的體會。

我常在書店看到有人在說:「啊電影都看過啦,不用再看書啦!」

一般電影改編小說給人的印象並不好,但是,這一本請翻翻看吧!

這是我第一本電影小說,也有可能是最後一本(往後創作以自己的作品為主,接寫電影小說的機會應該不大),能為指標性的「海角七號」撰寫改編電影小說,至今我仍覺得相當榮幸,而能夠讓台灣作品多一本登上對岸,也與有榮焉,在此將這個喜悅與大家分享。

(P.S. 更高興的是當初毫不猶豫的決定捐出版稅,「賽德克巴萊」順利開拍,可以阿Q的說我也有一分力在裡頭^^)

(P.S.2. 本篇文章如需轉貼,可自便^^)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