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六月 3, 2009
亂掰(求職用-.-)的小短篇

沙漠通道的深處,出現了相當奇特的一幕:一名身穿白銀盔甲的騎士,卻拿著一面黃金盾牌,在沙丘上休息著,而包圍這名騎士的,則是滿山遍野的魔獸屍體。

 

踐踏過眾多魔物的屍體,讓我感到無比的疑惑。

 

在這號稱炙熱地獄的沙漠通道,出現了龐大魔物群的暴動。由於眼前這批魔物多半是夜行性的生物,如今出現了如此巨大的變化,恐怕事情沒有我當初想的單純。

一路強行突破至此,看著身上破損嚴重的白銀鎧甲以及背包所剩無幾的紅色藥水,連座騎也被異常的沙蟲群攻擊吞噬,看來任務沒有辦法繼續進行下去。

 

唯一完好的,是一面閃耀著奇特光芒的黃金盾牌。

這是我父親,也是雅典納直屬聖騎士之首太陽騎士留下來給我的遺物;讓我深深不解的是,為什麼將鋒利無比的太陽之劍給了我那平庸無比的大哥,卻將這面盾牌留給了我?

 

我是凱恩,直屬雅典娜十二聖騎士的第一分隊隊長。

也是號稱百年來難得一見的劍術天才,以20歲便升上直屬騎士團分隊長為名。

 

由於日前發生了太陽神商旅車隊於沙漠通道失蹤的重大事件,主神雅典娜特別派遣第一分隊前往探查,這種任務我認為沒有必要出動如此大的陣仗,於是向主神要求獨自完成。別說這區區的沙漠通道了,我想即使光明城全境,也沒有可以與我披敵的魔物存在。

 

『看來我得先回城鎮作補給才行..。』一邊想著一邊掏出具有祝福功能的天使羽翼,打算先回光明城的時候,後方傳來一陣吵雜的交談聲。就外表看來大概是普通的冒險者團隊。

 

『什麼魔物叢生的沙漠通道阿~一路走來連個沙鼠的影子都沒有~!』

 

盜賊裝扮的領頭一副囂張的走在十幾人隊伍的前頭。

 

一旁法袍裝扮的年輕人也大聲笑道:

 

『我看這次的採集任務也沒有什麼嘛~,乾脆順便來尋寶好了,哈哈哈!!』

 

聽到這裡我不禁皺起眉頭,便迅速的走向前去:

『冒險者,你們難道不知道有關沙漠通道暫時封閉的城榜公告嗎?馬上給我離開這裡!』

 

領頭的盜賊猥瑣的笑著:『阿喲,這不是鼎鼎大名的年輕隊長大人嗎?您別這麼嚴肅阿~,我們暗影冒險團一路走來連個魔物的影子都沒看到,隊長大人您多慮了吧,哈哈哈哈~!』

 

一旁的少年法師以及雙斧戰士也表露出了不以為意的笑容。

 

正當我想解釋當下的情況時,眼角一瞥,看到前方遠處有著異常反射光芒的殘骸,

仔細一看,這不就是太陽神商旅使用的馬車嗎?而搭載其上的稀世珍寶隨著破碎的馬車散落滿地。

 

看到此情形的冒險團領頭,居然見財眼開的大喊:『兄弟們上阿~!快把那些財寶拿來!』一聲喊出,當下冒險團同時有三名不知死活的團員隨著團長騎著沙蜥快速的衝向前去。

 

正當我心感厭惡的看著這群蠢蛋的同時,心裡想起當初鐵匠爺爺曾經跟我閒聊說過:太陽神車隊的馬車,因為受到太陽神神力的加持,一般的外力是無法加以破壞的,這也是太陽神商團有名的原因。

 

身體不禁冷顫,正當我想衝上前去阻止的那一瞬間,悲劇已經發生。

 

盜賊的頭顱瞬間飛起,而一旁在後的法師以及雙斧戰士瞬間連人帶蜥蜴的被巨斧劈成兩半,眼前出現的是三隻充滿黑暗氣息,有常人十幾倍大的巨大仙人酋長!

 

跟隨在後的一名冒險團員,也隨即被飛斧擊落座騎,眼看也沒命了。

 

當下我只能大聲吶喊:『快用集體傳送陣離開這裡!』

同時無奈的衝向那巨大的三支酋長,迅速的施展出衝鋒,將紅色的仙人酋長擊入了昏炫狀態,並雙手同用的試圖將另外兩支酋長阻擋住,心裡只能期盼冒險團能夠盡速利用傳送陣逃離,到時我只要使用天使羽翼便能回到光明城鎮。

 

正當我打著如意算盤的同時,久經戰鬥而嚴重破損的配劍隨著巨斧的砍下而瞬間破碎,連帶著右臂也被砍中而被擊飛到紅色酋長身旁,看著從昏炫狀態甦醒的酋長近在眼前,全身乏力的我,只能象徵性的單手舉起盾牌,等待著死亡的到臨。

 

 

看著紅色酋長手持巨斧,狂暴的劈向我手中的盾牌之時,突然一陣刺眼的光芒充斥眼前,而後受到重擊又乏力的我陷入了昏迷….

 

 

一陣冷凜的泉水從頭上淋下…..,睜開了疲憊的雙眼,映入眼前的是雅典娜神殿的噴泉。我………我還活著?為什麼?……手上的盾牌,碎裂成數塊而安靜的躺在我的手旁。

 

我帶著盾牌的碎片,失魂落魄的走到了鐵匠大叔忽必連的店裡。

 

『咳咳咳~!』正打算要騙取新手錢財的鐵匠大叔,看到我一身破爛的進入店裡,也不禁放下了手上的騙錢工作,跑過來消遣我

 

『怎麼,好好的分隊長不做,想來當遊民撿破爛阿?你這身裝備是怎麼回事?看來我可以賺不少修理費呢!』

 

簡略敘述完事情的經過,鐵匠爺爺露出耐人尋味的眼神看著我……

『小凱阿,直屬聖騎士的盾牌,內部含有雅典納主神的祝福。當持有者有性命危險時,會強制保護使用者並將其傳送至安全的區域,難道你父親把盾牌給你的時候沒有多加說明?…..

 

從小,由於天賦異秉,在劍術以及武術上的成就都遠遠的超過其他人,也因此對於盾牌這種使用不便的防衛性裝備深感厭煩。父親時常告誡我,騎士之劍,是用來守護主神以及人民,而騎士之盾,則是為了保護自己而裝備。我對此觀點抱著嗤之以鼻的態度。也因此,我實在無法了解父親臨終之時,為何將寶劍傳承給了較軟弱平庸的大哥,卻要求我務必要將黃金盾帶在身旁。長久以來,我也只是一直將盾牌當作遺物的攜帶著。

 

若有所失的回到廣場,看著破碎而無法修補的盾牌。忽然下起雨來,雨水從臉龐不斷的流淌到胸口………..

 

 

『媽媽~你看~騎士叔叔在哭呢~?』

 

END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戰牛酋長 發表於 3:40 PM | 標籤列表:

迴響留言
由 216.191.42.* 發表於 22:49, Jun 8, 2009
標記為廣告 | 回應此篇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10258
沒有引用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