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Gay男的狐狸精心情記事













星期天, 五月 10, 2009
網交悲歌:我只要聽到一聲抱歉就好,有那麼難嗎?
最近心情不太好,覺得自己遭到背叛與欺騙。情況不嚴重,但糾在心裡感覺很糟,想想還是把它寫下來,一來梳理自己的思緒,二來也是發洩。
這場背叛與欺騙,來自網路交友,一個素未謀面的人。

事情是這樣的。我已經空窗五年沒男友,假日若是沒約,通常就自己去看電影、逛唱片行、逛書店,找一家幽靜的咖啡店看書。若天氣不佳懶得出門,待在家裡聽音樂、看DVD、上網、閱讀,也可以自在地打發一天。

但是,我的圈內朋友看不下去。

「啊你嘛幫幫忙,條件又不差,幹嘛老待在家裡發霉!」他們眼見我多年來情人節、跨年都是一個人,認為我簡直快成了自閉「宅Gay」,於是鼓勵我「走出去」,為自己創造機會。問題是,我不喜歡去Gay bar這些場所,一來不善跳舞,二來怕吵。

年紀漸長、條件漸差,網交吸引力不如往日

「那你可以網路交友啊!」沒錯,我早些年曾經很熱中網路交友,也的確認識幾個很好的人,其中包括我的前任男友。可是,不知為何,這些年網路交友相當不順利,始終找不到合適或有感覺的人。即使有幾位連絡過幾次,後來也無聲無息,難以為繼。

我分析其中原因,可能是:我已年齡漸長,條件慢慢失去吸引力。既未老到可以吸引愛老爹的年輕弟弟,跟我同年齡的人也大多想找更年輕一點或更年長一些的人,我剛好夾在中間,不上不下。此外,我也非健身族,難以吸引視覺導向、肌肉為上的那群人。更糟的是,我是零號,同志圈的一號本來就很少,機會更渺茫。

朋友笑我是「文藝美少女」。因為,現在都是用MSN直接溝通、迅速上床驗貨,誰還像我竟然還喜歡寫Email聊聊彼此的生活點滴、看過的電影與書籍的感想,過一陣子再見面--這簡直是20年前交筆友的LKK!

是啦,我承認自己有點太那個。「你不要放棄嘛,如果不想去Gay bar同志場所,那就用網路交友也不錯啊,總是個機會,」這位在網路上交到現任男友的圈內朋友說:「你做了,起碼還有可能性;你不做,就完全沒有改變現狀的可能了。」

這句話有點打動我。於是,今年情人節當天,我終於再度開始使用網路交友。

再度投入網交,遇到一堆怪怪人物

多年沒網交,許多功能都更進步了,花了不少時間弄懂,完成時已是凌晨時分。朋友傳授我一些宣傳自己的方法,我也做了,接下來就等效果發酵,聽天命了。

一開始還不錯,陸續有人把我加入好友,我也禮尚往來,並且積極另外搜尋其他不錯的人。但後來,開始出現一些怪怪的人:有的說自己是攝影師,要找人拍平面廣告,他覺得我條件不錯,要我留手機跟他連絡(這一看就是騙人的)。有的第一次留言就說想跟我交往,還把姓名、手機、MSN、市內電話全部告訴我,要我給他回應(天哪,我沒優到那個地步吧)。有的一開始還算正常,後來慢慢顯露精神狀況可能有問題,我本來還努力當張老師加以開導,後來實在不堪其擾,只好對他說抱歉,謝謝他這陣子的連繫,給他一聲祝福。

當我覺得失望,想要放棄網路交友時,阿蘇出現了。

正要放棄時,出現純樸而熱情的他

阿蘇三十多歲,住南部,個性挺純樸的,假日還會到孤兒院給小朋友補習。他說被我的照片吸引,跟我聊過幾次,感覺也挺好。我們每天留言給彼此,談談生活上發生的事,他甚至曾打電話給我,聊了近兩個小時。他當時對家裡出櫃,被家人當空氣,感受莫大壓力,我也盡力為他加油打氣。

阿蘇說自己還沒談過戀愛,希望我會是他的初戀;他甚至願意搬到台北,因為不喜歡遠距交往。我不得不適時幫他踩煞車。因為,我認為彼此尚未見面,只透過文字與照片,其實是不夠的,而且難免有想像的成份,會過份美化;許多感覺,都在真正見面的那一刻才真實,才能確定。我不希望他太一頭熱,等到見面反而後悔。

阿蘇積極安排我們的首次見面。他說,要利用勞動節三天連假,開車北上來找我,第一天帶我去君悅飯店參加他大學同學的婚禮,第二天載我到知名的偶像劇景點綠風餐廳用餐(他說已訂好了位子),第三天開車載我上山下海一日遊,晚上他再回南部。而且,他還準備了禮物給我,代價是一個吻。

我聽了有點感動。但我認為才第一天見面,就去參加他大學同學的婚禮,實在不妥,因為我根本不認識新郎新娘,跟他同桌的同學也勢必會問我是誰,我甚至懷疑他想利用這時機順便出櫃,順便介紹他的第一位男友。我一想到那場面,就覺得超尷尬,於是,我只答應後面兩天的行程。此外,我也要他別破費買禮物了,那個吻可以照給。

這個約定並沒有很快實現,因為還有一個多月才到勞動節。這期間,我們照常每天通信,等待著約定的日子來臨。

無緣無故斷音訊,莫非……

然而,就在約定之日的前一週,阿蘇突然斷了音訓,不再寫信給我。我以為他工作忙,或是出國,然而,我去看他的交友網頁,他依然天天上網寫日誌。這表示,他並非沒有時間上網,但他就是不給我寫信。

我心裡有點狐疑與擔心,想說他可能因為出櫃導致家人不諒解,在純樸的南部,也許發生了一些嚴重的狀況;但也想到,也許他是找到了另外他更喜歡的人。於是,我寫了一封語意含蓄的信,問他為何不再跟我連繫,若是他的心意有所轉變,請他直接說明,我可以理解。

這封信同樣石沉大海,毫無回音。眼看勞動節之約一天一天逼近,我心想,他還會遵守這個約定嗎?前一天晚上,我本來想打電話問個明白,但又想到,這是他主動的邀約,他是主人,我若以客人的身分追問人家到底要不要約我,顯得失格,自己也尷尬。因此,我決定等明天揭曉答案。

到了約定當天,我一直等到午夜零點,確定他爽了約,沒有任何通知。於是,我上了網,到他的交友網頁做最後一次私密留言。內容大致是:我對他突然不連絡、失約,感到失望,希望他學著成熟一些、學些做人的基本禮貌,並祝福他找到自己想要的人。

這留言貼出去之後,隔天,他的網頁就關閉了。過了幾天,他重新開啟網頁,喜孜孜地宣佈喜訊:他已經找到男友了,是個很好的人,從此只能跟各位網友交個普通朋友,恕不談感情……。

我那篇留言,他完全沒有回。

受欺騙、遭背叛,要不到一個交代

這整個事件,讓我覺得被欺騙、被背叛。我曾有多年網路交友的經驗,也曾遇過許多狀況,知道許多人都是同時跟多人交友,再從中選擇最好的,所以,我並不是那麼天真地就會馬上付出感情。我在意的是,身為「人」的尊嚴與價值。

我從不找太年輕的人,因為他們心性未定,尚待人生的磨練,才知道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對於阿蘇這樣三十多歲、熱情分享、勇於出櫃、又會利用假日到孤兒院服務的人,我以為他是自我認同佳、個性善良的好人。也許,那些都是他編造出來的,也或許,那些都是真的。無論如何,我都認為,他是一個不成熟的人。

其實,我不在意阿蘇同時跟多人通信來選擇最佳者的那種做法,只是,他至少該給我(以及其他沒被選上的人)一個訊息,說他找到真愛了,很抱歉無法再跟我連繫。這樣,我就可以理解,並且寄予祝福。可是,阿蘇選擇的是粗暴地切斷所有連絡,讓人有受欺騙與遭背叛的感覺。

這樣的人,不尊重別人,也不尊重自己。他以為自己成全了愛情的忠誠,卻早已失去身為人的珍貴價值。

他欠我一個交代,只是,我知道這個交代永遠要不回來。(天平男)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天平男的遊園精夢 發表於 1:15 AM | 標籤列表: ,

迴響留言
我覺得....他都已經切斷了與你之間的連絡,卻依然不避諱的繼續他的的網誌,那其實他的意思也很明顯了,你下次再碰到類似的狀況就該要及時清醒,別再追著要個沒有意義的"交待"...巴著有這種習性的人,難保正式交往後給你更嚴重的傷害.
jAcK 發表於 11:18, Dec 23, 2009
122.116.74.* | 標記為廣告 | 回應此篇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嗯,你說得沒錯。
還好我也沒有陷進去,只是遇到這種人感覺有點糟。
畢竟連面都沒見過,要一個什麼交待也的確沒什麼意義。
謝謝你的留言。
由 天平男 發表於 22:24, Dec 23, 2009
218.175.30.* | 標記為廣告 | 回應此篇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10177
沒有引用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