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blog = yourblog,你的優質部落格。願真田幸村紅鎧策馬赤備突擊的身影,帶給我們更多的勇氣。
星期天, 五月 29, 2005
牽手
文/小灶

牽手(電影『喜宴』片尾曲)

作詞:李子恆 作曲:李子恆 編曲:Ricky Ho

爲愛著你的愛,因爲夢著你的夢,
所以悲傷著你的悲傷,幸福著你的幸福。
因爲路過你的路,因爲苦過你的苦,
所以快樂著你的快樂,追逐著你的追逐。

因爲誓言不敢聽,因爲承諾不敢信,
所以放心著你的沈默,去說服明天的命運。
沒有風雨躲得過,沒有坎坷不必走,
所以安心的牽你的手,不去想該不該回頭。

(副)
也許牽了手的手,前生不一定好走。
也許有了伴的路,今生還要更忙碌。
所以牽了手的手,來生還要一起走。
所以有了伴的路,沒有歲月可回頭。


一、

已經記不得是什麽時候第一次聽見的這首歌。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第一次聽就被吸引住了,因爲那時候才知道有個叫做蘇芮的臺灣歌手,而且在這之前紅透半邊天的“酒幹倘買無”也是她唱的。我對流行歌曲並不是太特意地關心,所以歌曲紅起來的時候,因爲被迫持續不斷地聽,偶爾也哼哼兩句,但具體的來龍去脈則常常稀裏糊塗。除非有聽到特別被吸引的歌曲,然後才會多知道一點歌手的事情,比如名字。

蘇芮的嗓音並不嫵媚,但卻自然有一分成熟的風韻。這首歌的旋律也不複雜,並沒有花裏胡哨的玄虛,起承轉合非常老實,曲子結構也很規矩。歌詞算是賣弄了一下,比如很搶眼的名詞動用。但總的來說並不破壞意境,相反在樸實中見精巧,倒可算是匠心。一言以蔽之,可謂「平實」。而它所要唱的,也正是這「平實」兩個字。按我三腳貓的文藝評論水平,也可以看得出個“內容與形式的統一”來,所以應該算爲上品了。

但說實話,那時所謂欣賞「平實」或者「平淡」,多少帶點“少年不識愁滋味,爲賦興辭強說愁”的味道。單純和愚昧、質樸和平庸、平淡和懦弱的區別,並不是很分得開來。當時真正覺得感動的,其實應該用“溫馨”這兩個字來描述,或許也可以再加上“浪漫”兩個字。兩個兩情相悅的戀人,手牽著手一起走人生的路,這畫面即使放到現在,一樣也能迷死一堆少男少女吧。

二、

我和妻的結識就很浪漫。

我們是在網上認識的。那時我在北美,她在臺灣。雖然我在教會裏曾有意無意地琢磨過從臺灣來的姊妹幾次(到了這個年齡,老爸老媽不催,團契裏的叔叔阿姨們也著急啊。),但並沒有發現真正動心的。感覺不對,你知道嗎?就是那個意思。而她更是從來沒有打算過要來美國(所以到現在一遇到英文不濟的時候,就把我恨得牙癢癢的。早知如今,何必當初啊?當然,這全都是我的錯。),直到,用她的話說,被我“打敗了”。

我們如何從相知、到相戀、再到成婚的故事,就略去五百字吧。就講一個小插曲,因爲與牽手有關。記得妻後來給我說,一直到下飛機見到我以前,她心裏其實都很忐忑。看到我的玫瑰花後雖然好了一點,但仍然還是很緊張。直到她的手和我相觸的那一刻。她後來說,“我的手一被你握住,就在心裏對自己說,這只手我喜歡。心情立刻就放鬆了。”所以我們牽手就成了習慣,以致於到教會裏介紹她時,因爲要轉身面向大家,結果手都拎著了,卻還是牽著。直看得那些叔叔阿姨們瞪大了眼睛,說,看不出來這小灶平時不聲不響,居然還這麽浪漫。後來迎面和一位弟兄說話,想起她站在後面而手沒有牽,就下意
識地伸到後面去,抓上一隻手就牽著,結果竟然牽錯了,笑翻了一大片人。

總之,從“浪漫”的角度來說,我們是真正以爲自己體驗到了浪漫的實現。我們並爲此感謝神。妻曾充滿感恩地對我說,她在看了那麽多現代婚姻的失敗的例子以後,若不因爲自己是基督徒的話,也幾乎早就對愛情失去信心了。只是因爲自己是基督徒,所以常常在實在找不到別的理由來安慰自己的時候,就想,因爲我們所信的上帝是全能的(他甚至能讓死人復活嘛),總還會有一點希望吧。現在遇到了我,才真知道我們的神是信實的。我也拉著她的手,一面微笑深情地看著她,一面阿門。

所以以後我們走到哪里都是牽著手。

三、

現在許多教會都有一種叫做「婚前輔導」的輔導班,由專職的教牧人員在新婚夫妻結婚前對他們進行的一些輔導和幫助,一方面是傳達和教導聖經關於婚姻的教訓,因爲據說這與世俗的一些觀念不太一樣,而且唯有聖經所教導的婚姻觀,才能給人真正幸福、美滿又浪漫、甜蜜的愛情;另一方面則是爲結婚以後可能會發生的問題打預防針。我們那時候覺得我們的感情是那麽好,而且我們倆都彼此深信,我們的婚姻是神爲我們配合的,所以不可能有什麽問題。況且,在感情那麽好的時候談感情出問題時的解決辦法,豈不好象在蛋糕上放鹽,煞風景透頂?於是我們一致決定不去這種輔導班。直到結婚前一天,一位
從洛杉機程趕下來的牧師一定要給我們輔導,我們才勉強接受了一個小時的“強化輔導”。也沒有覺得有什麽特別的。 婚姻是在神面前立的聖約,因此在神面前的守約是第一重要的。這我們早知道。我們現在還保留著結婚時的誓言:

I, (name), take you, (name), 我,(名字),願以你,(名字),
to be my wedded wife/husband, 作我婚姻的妻子/丈夫,
to have and to hold, 擁有和扶持,
from this day forward, 從這一天起,
for better, for worse, 是好,是壞,
for richer, for poorer, 是富,是貧,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疾病中或健康時,
to love and to cherish, 都相愛相依,
till death us do part, 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
according to God's holy ordinance; 正如上帝之神聖命定;
and thereto I pledge you my faith. 此我以信爲誓。

這就是我們在永生神面前所立的約。

這種婚禮的儀式是我們所特意選擇的傳統的基督徒儀式,就是爲了突顯我們在神面前的立約,因爲我們覺得我們有如此甜蜜的愛情,當然是值得隆重地宣誓守約,同時也表達對神的感恩,因爲我們覺得是祂親自給我們配合的。

整個的儀式並不複雜,與我們通常的崇拜程式類似。牧師先要求衆人不可隨意(unadvisedly)進入禮拜堂,而是要恭敬(reverently),謹慎(discreetly),懷著敬畏上帝的心(in the fear of God)進入。牧師然後宣佈婚姻的意義是在於在上帝面前的聖約(the holy convenant in the presence of God),並先後一依次問我們,Will you love her/him, comfort her/him, honor and keep her/him,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and forsaking all others keep only to her/him
so long as you both shall live?
是否愛她/他,安慰她/他,榮耀保守她/他,
無論疾病還是健康;
並只守候在她/他身旁,不再尋找別人
只要一息尚存?

我們依次回答 I will (我願意)後,就彼此宣誓上面所引在上帝面前所立的誓言。然後交換“那內在而屬靈恩典的外在而可見之記號”(the outward and visible sign of an inward and spiritual grace)的戒指。接下來是點同心蠟燭,象徵二人成爲一體,一個家庭。點完同心蠟燭以後,牧師“奉父子聖靈的名”(in the name of the Father, and of the Son, and of the Holy Spirit)宣佈我們成爲夫妻。儀式最後以祝福和主禱文結束。

四、

一幫從網上結識的弟兄姊妹從四面八方趕了過來參加我們的婚禮。一方面爲了答謝,另一方面也趁此聚一聚,我們晚上就到餐館去開了一桌。本來有人提議講講大家的浪漫史,結果不知怎麽一來,變成了吐苦水:大家一個接一個地講起來了婚姻中的問題,以及又如何靠神走過來。我們這才發現表面上恩恩愛愛的一對對們,背後原來還有那麽複雜的故事。雖然有點吃驚,但彼此四目相對,就又安心而甜蜜地微笑了。

可惜這樣的信心並不長久。很快我們就體會到“婚姻是愛情的墳墓”這句話的殘酷性了。這倒不是因爲我們原先以爲的油鹽醬醋問題,因爲我們都自承是受過教導的,知道婚姻中要處理的問題比談戀愛時複雜,特別是要涉及到日常生活的層面。於是早做過打算。況且而我們又認爲靠神這些問題都好解決。但是問題就在這“靠神”上了。我們都對神太“熱心”了。

記得曾有人對宗教改革時期路德宗和改革宗最終不能走到一起深感遺憾。據說在兩派的一次會議中,雙方擬訂的告白文件,一共十五條,雙方同意了其中的十四條。而在最後一條中,一共有六點,雙方同意了其中的五點。然而這最後的一點,最終沒有讓兩派走到一起,徒添了許多攻擊者的口實。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這又是最自然不過。因爲他們都是誠實地要向神和他的話,就是聖經,效忠。兩方的理解不同,但兩方都不是最終的裁決者,所以他們只能按所賜給各人的信心各自守著,直到那日。

同樣,也有人說,基督徒夫妻吵架往往比非基督徒更慘烈。這是因爲非基督徒並不常有終極性的絕對原則,實在吵不過的時候,或早或遲總有一方要放棄;而基督徒不同,他們總會覺得神在自己的那一邊,所以到後來誰都不低頭,這不僅是爲自己,更好像是爲了神。這個時候,小事情的衝突很快就可以上升到原則、信仰上的對立。(其實俺們大陸過來的都知道啦,無限上綱上線啦,說穿了還是罪人自義的罪性流露而已。)我們有一段時間就是這樣。

五、

我們覺得我們的婚姻,不,確切地說,我們的感情走到了盡頭。我曾很深的傷害她說,“我們在一起不再是因爲我們相愛,而是因爲要履行在神面前的諾言。”而這可以立馬讓她抓狂,哭得昏天黑地。爲了最後的一線希望(我們想,畢竟我們的神是可以讓死人復活的神,所以也許或者可以一試),我們決定去找婚禮時一定要給我們作婚前輔導的牧師。

我們各自吐了自己的苦水。她認爲我對她已沒有感情了。我也認爲沒有。我甚至把上面那句話也告訴了牧師。我並不是想再一次傷害她,而只是要告訴牧師我真實的感受。我心裏其實想的是,牧師可以給我們怎樣的理由,好讓我們可以合法的分手而不算違背神的約。沒想到牧師卻對我說,

“小灶,你知道嗎?你講的這句話並不全錯。只是恐怕你自己都不知道你講的是什麽。”

她立刻又哭起來了。我也大惑不解。

沈吟了半晌,牧師接著說,

“你們也許對愛有很浪漫的看法。但是我告訴你們,愛首先是一個意志的行動。”

“愛裏面當然有感覺,但是在感覺以前的,是意志。是一個決定。是一個意志的行爲。愛始於給與。而這是屬於意志的,是一種宣告,是非如此不可!”

“浪漫這個字本意並沒有愛的意思在裏面,而只是一種對感性、感覺和情緒化的強調。浪漫最初被用在描述愛情上,正是要表達在戀愛中的那樣一種特別的情緒和感覺。而這顯然是因爲先已經有了愛所致。因此,那種浪漫的感覺不是愛情的發動者,而是愛情的跟從者。”

“你仔細想想,即使不從聖經上來看,在世俗的愛情故事中,哪一個打動你的愛情故事,不是因爲其中戀人的堅強意志--無論發生什麽事,無論情況如何變化,我就是要愛她--而打動你的呢?”

“這也就是約的精義了:守諾、信實、真誠、永不改變。”

“更何況這約是在永生神面前立的,他豈不更會因你的守約而大大地祝福你,賜給你真正浪漫的感覺嗎?”

“畢竟,愛是個奧秘。唯有那真愛的源頭才能賜予、發動。當我們常常以爲已經不在了的,或許卻只是被他藏在很深的一個角落裏,等到有一天好發芽、長大。”

六、

我作了一個夢。

我和她又吵架了。她又在弄那架破鋼琴。她明明在亂彈,卻又不聽我的糾正。而且她還越發故意的氣我。我若有十顆原子彈都引爆了。

“我和你沒有什麽好講的了。”我轉身而去。我再也不要見到她了。
從此沒有什麽可以再把我帶回她身邊的,我發誓。

“嗨!你好!”迎面過來一個人,好象是一個熟人,還朝我不懷好意地笑。在這種心情下還要強裝笑臉和人打招呼,真是窩火透頂。他恐怕是看出來了。真討厭。

驀地一轉身,那人不見了!我突然頭皮一陣發麻。有鬼!

我的芸兒還是一個人在鋼琴那裏!

我瘋了一樣地撲回去,“芸兒!”

“怎麽啦?”妻推推我,“作惡夢了?”我無言地看著躺在我臂彎裏的她,忍不住緊了緊。“ 沒什麽。睡吧。”我溫柔地笑了笑。我突然覺得從來沒有這麽甜蜜過。

七、

早上起來以後,許久沒有聽過的這首蘇芮的歌就一直在我腦子裏轉。
回味起昨夜的夢,我決定寫下這篇文字。

聽妻說,在閩南語中,妻子也叫做「牽手」。
我很喜歡牽手。

自己一個人也就罷了,但與人同行在人群當中,如果不牽著對方的手,就是揪著對方的衣角也好,不這樣我就會覺得不安心。

嗯~反而很少跟家人牽手,也許是從來一起出門的時間少了吧。

母親的手,厚實粗糙,總有很多的繭,我的指甲像母親一樣,屬於比較長型的,但總是很溫暖的,即便很少接觸,我的手心還是記得母親手的溫度。

母親及家父的感情,只能說是相敬如冰吧,兩個人見面不互相譏諷就很好了,牽手這回事,在我的記憶裡面,似乎是沒有這回事的。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發表於 1:28 AM | 文章分類: 瑣碎

迴響留言
尚無迴響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1111
沒有引用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